中国水利水电第十一工程局有限公司 文化园地 人间烟火一碗中-pg电子试玩

人间烟火一碗中

发布日期:2023-12-21   信息来源:轨道交通分局   作者:胡佳琳  字号:[ ]

走过杏花春雨,走过夏日清荷,走过秋风嫋嫋,冬日悄然而至。冬至已然将至,不日便是新历新年,对于身处异乡的人来说,不过徒增相思。思绪被香味打破,魂也被勾了去,听说冬至日里,芹菜与饺子更相配。

南方冬日的风带着阴寒,却不比北方的雪景壮观。北方的冬日宣告着她的庄严,以风雪胁迫缄默,给世界以雪白的梦境。南方的冬日夹杂南方固有的温婉与清秀,纵使三九严冬也带不走南方苍翠的底色。倘若北方的冬日是“瀚海阑干百丈冰,愁云惨淡万里凝”,那南方的冬日则是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”。冬终究是在岁末年初轻踏舞步,悄悄溜进我们的生活。

我吃过最好吃的水饺莫过于姥姥包的,在一个人工作生活的记忆中,姥姥的味道永远是最正宗的味道。故乡的惆怅思绪也寄托在香气中的另一种况味。提裙倚灶,案上放着青白葱段,嫩黄姜块,翠绿菜叶,红白猪肉,耳边刀俎嗤嗤,小儿堂前玩闹,时时盼着即将出锅的水饺。窗外,是谁家的归人,脚步匆匆。我痴迷于水饺馅儿中的芹菜叶,咬上一口,汤汁的浓香、菜叶的清香、猪肉的肉香和着调料的酸辣甜咸,竟是如此的丰富与满足。诗与远方通通不重要,一瞬间也明白了,在莼羹鲈脍面前,高官厚禄竟是如此微不足道。人间烟火本就是再俗气不过的事,吃饭的幸福感多多少少被俗气包裹着,人间至味是清欢。

灯火黄昏渐渐收,谁脍新鲈江上舟。冬至夜里,燃一缕余香升起,我沉迷其中。北方人用祛寒娇耳汤进补,南方人吃软糯糯的汤圆祭祖添岁。南来北往,因缘际会,任何食物都是一起消磨过的岁月,我们用美食把握万千迹象,那种味道,时而随风,时而入梦。正如汪曾祺先生所言:四方食事,不过一碗人间烟火。





浏览次数:

网站地图